下卷 番外篇——─-小四之卷腊月行

前接《家佛请进门》结尾后续~~

前情提要:

即驼罗山现世后……万佛赐每年腊月可赴驼罗山一个月,享受天伦之乐。

严府──

「醋……五香醋、米醋、老成醋要多买点,还有盐、糖,对了,还有酱料跟腌肉的花椒,小茴香……」面粉、酒、茶叶,好多好多必需品。

小四一一对着单子,确定没有疏漏。「布料也买了,娘会帮我做新衣;还有文房四宝跟五年来出版的杂书,爹一定很需要的。」

全是一年份的呢,不知道马车塞不塞得下,每样物品都是他亲手挑的,爹跟娘一定会很喜欢很喜欢的。

这一个月来他天天跟严大伯上街买东西,下午跟着李夫子读书,读到三更才睡,虽然很辛苦,但一想到以后每年都能跟爹娘住上一个月共享天伦之乐,他就精神百倍,每天开心到苦读都不觉得辛苦了。

「大伯说,有些东西沿路买就够了,马车才不会过重,让外人看了以为有好东西藏在我身上。」

他对完物品之后,拿着单子走回房,打算边睡边想还需要补什么,一年份的东西呢,爹等了五年终于可以吃顿有味道的饭。

噗的一声,小四偷偷地笑了出来,经过某个透着微光的窗子时,忽然听见有人在里头自言自语──

「春药带了带了,哼,书生,这一次我看你往哪里走?棒子,也带了,如果药不行,把你一棒子打晕,不,打个半死也无所谓了,反正你是不是晕昏,都没有影响──」

小四愣了下,走过窗子绕到房门,一推开,问道:

「小哥哥,你还没收拾妥当吗?」

「好了好了!」严小夏绑好最后一个包袱,头也不回叫道:「都收拾好了!」

小四呆呆地看着房内,然后默默数了下包袱,小声说:

「小哥哥,你用不着带这么多的。咱们一路吃住都有人照应。」不必弄得好像要搬家似的,一包一包大得惊人。

「没关系没关系,这些包袱我背得动的。」

「……小哥哥,我刚才在外头好像听见你说带什么春药……」

严小夏转身看他,丑颜不动声色的笑道:

「小四,你知道我身体不好的嘛,春夏秋冬都得病上好久,我怕这一次去到正月后才回来,先把春天的药准备好才不会生大病。」书生,你的儿子很好骗的,哼,这一次不吃掉你,我就不叫「我家小夏」,改叫「无名小夏」算了。

小四定定看着他半天,跳过这个话题,又问:

「小哥哥,那你带木棒做什么?」看来很暴力。

「当然是打……防身用的!现在世道还不稳,我是防身用的,何况小四你年纪还小,我拿棒子也算保护你!」嘿,书生,就算这次打你打到剩下半条命,我也绝不会放过你!谁教人间的书生绝品太少!

「防身啊……也是。」小四放下单子,走到一点也不心虚的严小夏面前,卷起衣袖帮他擦擦鼻水,担心地问:「小哥哥,你是不是又受寒了?」

「小事小事!」严小夏虽然全身酸痛、鼻水直流,但照样活力十足跳上床。

这身体就这么烂,时运一低,病神就找上门!

「小四你快点回去睡,早上要叫不醒你,延误了出发的时辰,我可跟你绝交!」他兴奋不已。

小四听他连说话都浓浓的鼻音,不由得更加担忧。

他这个小哥哥好像真的很容易生病,三不五时总是会病个好几天,吃了药也没有效,让他跟大伯好担心小哥哥活不到七老八十。

「喂喂,小四,快回去睡!」严小夏巴不得眼一张,就已经是天亮了!要去驼罗山呢!光想到他就浑身发痒,不对,是心痒难耐!

驼罗山是妖怪仙境,五年前他进不去,现在──嘿嘿,他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去了,要是那里生活不错,他就要在那里住下,用不着在严府里每天被大胡子严加看管,天天过着囚犯的生活,痛苦得要命。

「小哥哥,我看你还是明年再去好了……」

严小夏立刻从床上跳起来,凶眉怒眼地瞪着他,厉色喝斥:

「小四!我警告你,你敢阻止我出门、敢去跟严仲秋说,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小四皱眉。「可是,小哥哥,万一在路上你病情加重了……」

「呸呸呸!你少诅咒我!这点小病我还不放在眼里,小鬼头,是你爹邀我的哦,你不会想让你爹失望吧?你什么时候看过我生病的时候唉声叹气了?我照样生龙活虎,你放心,就算在往驼罗山的路上,我病情加重也绝对不会抱着你求救的,去去,快去睡!小孩子不睡觉,明天起不来,我自己驾着马车去!」

语毕,见小四一脸为难,严小夏索性背着他躺下,赶紧准备入眠去。

他这个身体是真的挺烂的,不好好补下眠,就算他精力十足,明天照样会起不来。

驼罗山,驼罗山,这一次我一定到,看谁能阻止我!

书生书生,这一次我一定吃掉你!谁教你家儿子十二岁还跟七、八岁一样,我已经无法再期待下去了!

门开了又关,厚重的棉被挤到他的背后,他愣了下,听见小四说:

「小哥哥,你进去点,我会掉下来啦。」

严小夏转身,看见小四抱着自己的棉被上床。

「你干嘛啊你?」

「我陪小哥哥睡好了。」小四乖乖躺好。

「小四,你半夜怕鬼?都十二岁了,你羞不羞脸啊?」

「不是啦,小哥哥,我想我陪你睡,说不定早上你会好一点。」

严小夏哈哈大笑,随即咳了几声,说道:

「你在扯什么?你当你是大夫还是什么鬼怪?」

小四侧着小脸看他,很认真地说:

「我娘以前从来不生病的,我的身体大概跟我娘一样,从小到大都很少生病哦。我爹就不一样了,他常受风寒,每次被迫躺在床上时,总会跟我娘撒娇,小哥哥,其实你也可以撒娇一下下嘛。」

「啊?」撒娇?怎么撒娇?把头塞进小四怀里?

小四不好意思地笑道:

「而且,我爹一病,只准娘靠近他,不准我到床边看他,怕传病给我。不过有时候我偷偷趁爹睡着时爬上床陪他睡,结果隔天他就好了耶。」

「……小四,你当你是神啊?那只是巧合,巧合!」书生,你儿子真是个小笨蛋!

「试看看嘛。」小四顺便把自己的被子盖在严小夏被子的上头。「小哥哥,多出点汗会好点。」

「随便啦。」严小夏打个大大的呵欠,反正这个小鬼头躺在他的床上,他什么感觉也没有。真是悲伤,严府里唯一算得上是书生型的小孩,外表只有七、八岁而已。「小四,我发现你说话能催眠我,你多说一点。」

「喔……小哥哥,我好高兴喔,又能见到我爹跟我娘耶。」

「我也很高兴能见到你爹,至于我家青青嘛……那就不必了。」

小四偷觑他一眼,总觉得小哥哥每次一谈到他爹时,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对了,小四,你爹还是老样子吧?」

「是啊,爹一点也不老,跟当年一模一样呢,娘也是哦。」

「这就好……」嘿嘿,书生,你可要继续保持下去啊!察觉小四怪异的眼神,严小夏连忙随口:「小四,你爹也真够狠,要你一个人驾马车去找他,也不怕你年纪这么小,遇见强盗或者被人骗。」双眼合上,准备养神去。

「爹是为我好,我明白的。」小四低声说道,小脸充满不怕辛苦的快乐。「他怕我一直读死书,将来长大了什么人情世故也不懂。大伯他有教我,财不露白,我身上只带点盘缠,其它有需要的,可以靠大伯给我的牌子上钱庄领。小哥哥,其实我一直以为爹嘱咐我买这么多东西是为了他在山里的生活好过点,可是这一个月来我天天跟大伯上街,跟着大伯买东西,才慢慢了解市井小民的想法,这一定是爹给我的功课,有时候我都觉得爹好聪明好聪明,我一辈子都不及他,小哥哥,万一我寒窗苦读十年,还是不及爹的聪明,要名落孙山,我……」该怎么办?每次一想到这里,又开始埋首读书,片刻不敢让自己忘记爹娘现在的困境。

正要转头继续跟小哥哥诉说心里的害怕,突然发现他早就呼呼大睡……小四见他睡得好熟,小脸终于忍不住抹上笑。

其实他最佩服小哥哥的,就是不管身子有多病重,小哥哥始终生龙活虎,精神百倍,这让他觉得,小哥哥是很坚强的,比他还要强上百倍呢。

虽然严大伯老觉小哥哥不成材,但光看他在严二姐的婚宴上打下妖怪,就知道小哥哥其实也是很厉害的人物。

盯着严小夏的睡容,小四突然摸摸他的脸庞,确定他的温度还不算太高。

「真奇怪,小哥哥,你一点也不丑啊。」他想起这几年待在严府里,婢女们的交头接耳,说到严家小少爷,总是一脸很惋惜的表情。

丑?会吗?他七岁就认识小哥哥了,那时也不觉得小哥哥丑,瘦了点倒是真的。

严大伯对小哥哥好像也有点放弃,抱着随便长大只要身体健康就好的心态,他也这么想呢,身体健康最重要,虽然小哥哥书读的不好,但,他一直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思及此,小四挪动小小的身体,更加靠近严小夏,希望这么好的小哥哥能早点病体康复。

小四闭上眼,心里想着爹跟娘,不由得满足起来,很快地也跟着入睡了。

「小哥哥?小哥哥?你要真想睡,那明年你再去好了──」

小四的声音钻进严小夏的意识里,严小夏赫然惊醒,看见天已微亮。

「咦,天亮了?」这么快?

小四见他清醒,松了口气,连忙端过水盆,笑道:

「是啊,再过一会就要大亮,要出门了。小哥哥,你先洗个脸,再看看能不能下床?要是不能──」

「我能我能!」说什么也一定要去!严小夏立刻跳下床,随便擦个脸。肚子咕噜咕噜的直叫。「我好饿──」

「饿了?那是件好事,这样吧,咱们先吃早饭再走好了。」小四喜道。小哥哥的胃口一向不太好,能主动喊饿真不容易。

「不不,带上车吃好……」严小夏用力伸个懒腰,四肢伸直──等等!再伸一次!

很正常。

再扭扭腰……

也很正常。

用力吸吸鼻子……

非常正常,半点鼻水也出不来。

正常到可以说是神清气爽的地步。

「……小四,我睡了几天?」

「小哥哥,你昨晚睡,今天早上醒来啊。」小四笑他胡涂了。

严小夏不可思议的脱口:

「不可能吧?哪有一个晚上我病就好了?」简直好到是这一个月来最舒服的日子!

有没有搞错啊?

「小哥哥,快点,大伯还在前头做最后的确认,我们先去厨房随便吃两口都好。」

「喔……」严小夏虽然一头雾水,但还是去拎起他准备搬家的包袱。

「小哥哥,别忙着拎,我让家婢待会拿啦。」

「这也对。我得保留体力,走走,快去吃饭,我真的好饿。」

小四闻言,小脸露出笑容,用力点头。「好!走。大伯说会送我们出城,路过新盖的庙,要我们进去拜一拜保佑一路平安。」

「哼,盖庙有什么用?祈求心安而已。」得找个理由不进庙去。

小四笑道:「心安也好啦。小哥哥,你这回一定得进庙拜,不然大伯不会放过你的。」

「小四,现在世道还挺乱的,你有听过什么神佛下凡救世吗?」严小夏嗤声道。

小四摇摇头,但又信心十足地笑道:「一定有!只是咱们不知道而已。」他还等着长大,要跟菩萨求情呢。

严小夏撇撇唇,跟在他身后,望着他小又矮的背影,忽然想起小四昨晚说的──

「等等,小四,我有没有记错?昨晚你是不是跟我提过,你陪你爹睡一晚,他受寒的身子马上就好?」

「是啊。」

突然之间,一股寒意逼上严小夏心口。

书生,你的儿子……好像有点不对劲,至少,人类的身子生病是需要大夫跟药才会好的,他从没听过有人陪睡一晚就会好。

是巧合吧?虽然这个巧合是真的太巧了,但他简单的脑子实在不愿意去想巧合以外的组合。

「小哥哥,上了车,你可要乖乖的,别随便闹事哦。」小四转身朝他露出一抹很纯善的笑颜。

严小夏啐了一声,一脸很跩地说:

「小四,你也不想想,当初是谁在妖怪底下救了你?我闹事!哼,我十九,大人了!」

「小哥哥是大人了,我今年才十二,还有七年才能追上你的岁数呢。」

「小四,你是不是笨蛋啊!七年后我都二十六了,你追得上吗?」不对,七年后他早在驼罗山里作威作福,用得着这副烂身体吗?应该说,七年后,这副烂尸体早就埋在土里了吧。

就算被骂笨,小四也不以为意,反而笑得很开心,拉着他的手,一块往厨房去。「小哥哥,你多吃点,这样子才有精力长途旅行啊。」

严小夏应了一声,又看了小四一眼,确定小四没有被任何妖魔鬼怪入侵。对啊,小四本来就是人,要不然书生怎样也不会放手,早把小四带进驼罗山去了!

是他多想是他多想,绝对是巧合!

这么笨笨呆呆的小四,当然是人!绝没有其它的解释!

嘿,驼罗山,我来了!书生,这一次我一定成功!

小四,真不好意思,等我上了驼罗山,要觉得环境真不错,我就一去不回头,你自个儿回严府吧!

到时候,我会看着书生偶尔想着你的,嘿嘿,驼罗山呢,以后他再也不必跟人抢地盘,守着这种破烂身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