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再回金城

第一!

这是一种可能!

但是,雷友却十分激动。

这个世界如此之大,很多国域传送阵并没有打开,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意外。

也许在某些地方,也有人达到了这样的极限。

但对于华夏来说,张风绝对是第一人。

瓶颈在这时,代表着强大!

张风走到了很多人的前面,达到了人类的真正极限。

他们需要一位真正的王者来镇压可能出现的一切。一旦国域传送阵大开,谁也不会明白这个世界还会有什么样的存在可以威胁到他们。但,张风到了这样的极限,却让雷友看到了希望。

就算张风不突破,那么他也拥有着傲视华夏的战力。

“力量,通过各种方法可以堆积。但战力,谁能提升到这样的程度。”雷友不住感叹着,却无比懊悔道:“可惜,我只得到了这些,没有详细的信息。”

人之上既为半神!

半神,一个在众多典籍中几乎无法被轻视的称呼。

传说真正的半神近于神。

若不是张风走到这一步,连雷友都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已经强大到这样的地步。

“这些已经足够了。那我要的毁灭书页呢,有没有消息。”张风确定,雷友是真的没有太多关于战争壁垒的情报。

不过有对神血的凝聚的情报,就算是重大的突破了。

“你去过毁灭都市么?”雷友反问着。

“你是说毁灭书页在毁灭都市里?”张风的心一惊。

“我查询了很多关于毁灭书页的资料。关于你说的那一页,我唯一能得到的信息就是,那一页应该是在毁灭都市中。”

“难怪,难怪——”张风听到这里突然恍然,道:“这真的没有想到。”

他的仪器没有任何显示,连一个指示都没有。毁灭都市,堕落都市。他们本没有一个地方,自己怎么忘了这件事情!

张风想过有神眼将毁灭书页传送过来。但是想到毁灭书页的特殊性,他担心自己的神血根本不够。所有一直没有尝试。

而现在看来,自己得在毁灭都市中使用搜索仪才对。

“具体的,就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了。因为资料都是各方收集来。完整度没有保证,能找到这些,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雷司令,很不错了。”张风笑道:“只要知道大概位置,这对我来说已经很有用了。至于你的第二个条件,你可以现在提,也可以留着以后用。不知道雷司令怎么选择?”

“条件保留。”雷友似乎早有打算,只是笑了笑。

“那么再见,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张风和雷友道别,快速的走出二层小楼。

他看到那名和雷友一起回来的老者竟然站在楼外百米之外的位置。

当老者看到张风出来之时。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上前几步拦住张风的去路道:“张先生,能不能耽误您一点时间?”

“您有什么事情?”张风看着老人,很客气的回答着。

老人很客气的抱拳,态度诚恳道:“其实来这里。我是有一套枪法想让张先生看一下。若是老头子练到不到位,还请张先生指点。”

“老爷子,我不接受挑战。我也没那个时间。”张风闻听,顿时乐了。

他转瞬就明白,这是因为自己和岳凌天的一战,让人找到了挑战的理由。

公平一战。胜了他也算是一种出名的方式。

“我没说挑战,只是我真的有一套枪法想请张先生指点一下。”说着,老者手中突然多了一杆三丈长枪。

枪很普通,是最基本的铁枪,根本看不出什么特点的来。

老者收敛笑容正色道:“老头子练枪六十三年,一直都无法琢磨透自己到底这练的是不是祖先所流传下来的那套枪法。”

“六十三年。”张风倒吸一口冷气,道:“老人家,你真找错人了。我学枪才两年,算是入门吧。让我指点,我怕是请您指点还差不多。”

“不,我没有找错,我找的就是你。”老者说着突然快速后退,紧接着双臂一震,枪身嗡鸣。

“啪!”

老者也不管张风是否同意,已经开始自顾自的练起枪法来。

只是老者一动手,张风的脸上笑容凝固了,紧接着变得震惊。

岳家枪!

这柄枪在老者手中根本不能算是枪,这就像老者的手臂,挑、刺、扫、击……每一式,每一招轮转间如行动流水。

但是,老者练的岳家枪却和岳凌天的又不同。

岳凌天的攻守各占一半,没有杀机,缺少战意,以守中寻找战机。

老者的枪法攻多守少,以强攻为主,有些招势近乎是自杀。倒是很有杀人杀己的战意。

岳凌天要是走了弯路,没了岳家枪法的精髓。

那么老者的枪法有些接近自己所学的。但是招式相似,却是形似神不对,却少了守中转攻的,以及抢攻的强势凌厉杀招。

老者一套枪法打了下来,脸色微红的收起长枪抱拳道:“老头子叫岳明,是岳家枪的传人。我三十年前练的是岳凌天的那套枪法,却是越打越觉得缺少了什么。所以在三十年前,我尽阅岳家枪的典籍,发现了岳家枪这些年以来的改变。我想复原老祖宗留下的枪法,却发现真正的枪法早已经失传了。我只能自己一点点的尝试复原,而今也只能到达这个地步。”

“老人家找我,想我传你真正的岳家枪?”张风皱眉,细一想。大概知道的岳明的目的。

老人的态度很诚恳,以演练这一套枪法来寻求答案,告诉张风并非每一个岳家人都满足于那一套变化后的枪法。

“我知道张先生也只是得到了李家的传授。”老人双手垂立,诚恳道:“我希望张先生能为我引荐李家那位后人,我希望拜在那位后人为徒,重学岳家枪。”

张风震惊,看着这位老人。这是一位真正的智者。非是岳凌天和他所说的那位叔叔的愚昧之辈。

“两年前的事情我知道的晚了。因为当年我正在做手术。”说着岳明解开上衣的扣子,露出两肾处的那两道恐怖的伤痕道:“当年我得了尿毒症。好不容易找到匹配的肾源,那日正好是刚做完。处于手术昏迷期。等到我知道的时候,大错已成。李家已有人死去。这死结我知道根本化不开。几日前,凌天回家。家中大吵了一次。有人支持挑战你。但我觉得那只会错上加错。我独自来此,虽然无法代表岳家,却也算尽我一份心。若我拜李家后人为师,也算是向所有人承认当年岳家的错。”

“老人家。”张风的神情震撼,看着这位老人。

这位老人在以这样的态度来为当年的错忏悔。张风不耻于岳凌天那样的无耻者,却对老人十分敬佩。

这位老人至少也有七十岁,却肯放低姿态去拜李旭这个年轻人为师,这不是任何人都能办到的。

这样的胸襟,气度让张风无话可说。

尤其是李家和岳家的事情,一直以来相信是无法得到承认才是李家人最强烈的痛。

要是岳明肯这么做。相信死去者将可以真正的安息!

“老人家,你想我做什么?”张风正色,施礼对岳明的态度表示敬意。

“岳家和李家之间的过节,不是岳家简单承认错误就能和解的。老头子希望张先生能做个中间人,让李家的后人能收我为徒。然后慢慢化解两家的恨。”

“这个没问题。”张风一口答应。

虽然张风欠李家的情很大。但是他相信和李旭间的关系应该还能起到一些作用。

“多谢张先生。”岳明大喜,抱拳深深一礼。

张风看了下时间,道:“走吧,咱们现在就去。”

午夜十二点还有段时间,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做些事情。

离开沈城,在上城通过传送阵直达金城。

很久没有回来。张风站在街道上也有一些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座城市很平静。

因为张风的原因,这里从来没有任何组织敢于称霸。

谁都知道张风才是这座城市的真正主人。

路上有不少人认识张风。

当他们看到张风之时,不约而同的爆发出欢呼声来。

“是他,是他,张风回来了。”

“金城杀神回来了。”

不少人大叫,激动,兴奋。

以前,张风只会为金城带来血腥。而现在,金城因为张风而闻名,这座小城的知名度不亚于任何一座大型城市。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才知道当年张风的血路为金城带来了多么重要的平静。

很多城市的强者,甚至是霸主级的人物到达金城,从没有人敢狂妄、嚣张。

在这里,人们不约而同的都在遵守着盟约的守则。

张风,称他为金城的主人也不为过。

金城震动了。从张风走出金城的那天开始,他在这座城市的一切已经成了传说。

离开金城一年多,这位主人又回来了。

路上,无数的人欢呼。

更多的人在从路边的房间中探出头来。一年的时间不长,但是张风的事情却一直在不断传回来。

这座城市足够骄傲,因为张风的存在。

“这就是金城!”老者震惊的看着四周,这无疑是万人空巷的欢迎。

ps:因为码字的原因,我没办法总是关注书评区。虽然精华没加,不过一只在看。精华明日统一送上,感谢大家支持。

{#123}www.PiaoTian.com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125}

章节目录